第2639章 家書

    這團半液體半固體生物的顏色,并不是碧玉一般的翠綠,而是像極了生滿苔蘚植物的死水一般的墨綠色。

    乍一看,給人的感覺就很不舒服。

    不過冒險家們都是見過世面的,哪怕再綠三分,他們依舊臨危不亂,毫無懼色。

    可也正是因為臨危不亂,毫無懼色,巋然不動,這才導致了接下來的慘劇。

    卡嘉莉接到的來自于獸人王的信上說的很清楚,綠色生物能夠將身體幻化出銳利的硬刺,同時還能把硬刺好像開槍那般射出去。

    射出去的硬刺的威力與左輪手槍射出的子彈的威力相當。

    雖說這種攻擊強度依然奈何不了由褪變之力構造成的光盾,但它隨即融化而成的液體,卻能夠順著縫隙流淌進護盾之內。

    這,才是最可怕的殺招。

    說到這里,可能有人會問,這最可怕的殺招是以哪種類型的攻擊殺傷敵人的?鉆進護盾后再度凝聚成刺,刺殺對手?還是趁機刺破皮膚,鉆進體內,從內而外的搞破壞?

    不,都不是。

    這灘綠色液體并不能再次凝聚成刺,它能做到的,只有沿著鞋沿,爬上那人的身體,并鉆進衣服之中。

    而這,就已足夠致命。

    因為,它帶著劇毒。

    這綠色的半液體半固體生物,本身就帶著劇毒,雖然不是見血封喉的那種,但這可怕的毒素,在體表停留數秒,就會有極少量滲入體內,而這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幾毫克毒素,卻能夠在很短時間內,將人類的精神摧殘至崩潰。

    倘若人類不能在有效時間內遏制其發展,勢必會出現兩種可能,其一,由于毒素的折磨與摧殘,患者精神完全崩潰,成了徹頭徹尾的瘋子,其二,神經系統完全紊亂,身體各部位功能失去控制,身體陷入不規則無意識運動狀態,待一切平息后,患者會由于神經系統完全喪失功能而徹底死亡。

    一種是瘋了,一種是死亡,真不知道哪種結局更好。

    將信紙緩緩放在桌上,揉了揉臉,我不禁嘆了口氣。

    “你父親在位的時候,達賽城可沒這么多事兒”曾經負責過情報工作的莉蕾亞,趴在沙發上,望著卡嘉莉,喃喃道。

    “父親他現在也仍然在位!”卡嘉莉糾正道。

    “算了吧,卡嘉莉,別做沒用的口舌之爭了”莉蕾亞擺擺手,道:“在場的都是家里人,都清楚達賽城現狀,沒有了實權的獸人王陛下,就不再是獸人王,現在的他,只是你的父親。”

    卡嘉莉還想反駁,但剛張開嘴,卻又如鯁在喉,吐不出半個字來,好一會兒,才心有不甘的閉了嘴。

    “莉蕾亞說的沒錯”尤拉永遠是站在最客觀的角度說話,除非遇上了連她也不知該如何解決的問題:“你的父親,已經被老公爵逼著退居幕后,如今名存實亡,好在達賽城不能沒有你的父親,這才逼的老公爵不得不留你父親一命。”

    卡嘉莉抬起頭,用有點兇的目光瞪了尤拉一眼。

    迎著卡嘉莉的目光,尤拉并沒有絲毫畏懼,她只是有點同情,不是同情卡嘉莉,而是同情獸人王的現狀。

    本來是達賽城最至高無上的人,如今為了
双色球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