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書堂網 > 玄幻奇幻小說 > 深淵與玩家 > 第一百二十章 仙君眼內的兩朵奇葩

第一百二十章 仙君眼內的兩朵奇葩

    登入店門,金烏一揮手,拿出一套桌椅茶具,當著老道的面把桌椅擺好。

    “仙君請上坐,這茶是萬萬年一采摘的悟道茶,雖不是極品,但也可入口,是晚輩的心意。”金烏以陽炎煮茶。

    茶壺壺嘴云霞升騰,寶氣氤氳。

    瘟神仙君看了眼那茶壺。

    能受得了陽炎燒灼,可見絕非凡品。

    再看那老道,那表情叫一個精彩。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正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趣,十足的有趣。

    仙君矜持的略點了下頭,坐了下來。

    “好茶,嗯,我就不問你的名字了,免得讓你沾染我身上的晦氣。”

    仙君坐定后雖對金烏有好奇,但也不多打量。

    他自知自身是個什么情況,他若對一個人太過好奇在意,那那個人就倒八輩子霉了。

    金烏也不再獻殷勤。

    把茶煮好后,就收了陽炎,以天眼看向屋里的字畫。

    六副畫,四副是仕女畫,另外兩幅一副六匹馬拉著的馬車,一副是幽魂如梭的怪蟲。

    金烏來到六駕馬車畫前。

    畫中六匹馬毛色漆黑,腳踏青炎。

    拉著的馬車紅木雕花,棚頂高翹如飛檐,四個飛檐上掛有四個搖曳的青燈。

    寬闊的車廂下,有四個冒著祥云紋路的青炎。

    無題字,此畫無名。

    金烏一揮手,畫軸從下卷起,從墻上摘了下來。

    “這畫是我的了。”

    老道張了張嘴。

    有心阻止,但思量再三,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也只能打碎牙和血吞了。

    “小老兒有眼不識泰山,敢情仙子看在畫的情面上,把這位爺請走吧。”

    金烏譏諷道:“仙君怎是想請就能請,想哄就能哄的?你把仙君當什么了!”

    此言誅心。

    之前老道怒激金烏,如今金烏反激。

    可謂是現場打臉,還打的啪啪響。

    瘟神仙君就在一旁看戲也不言語,一個人靜靜的品茶。

    他在這已經讓老頭子倒了八輩子的霉,再聊上幾句。

    怕一不小心就能把老家伙送走。

    阿爾法站在門口向瘟神仙君行了一禮,瘟神仙君沒有反應。

    沒有反應就是最大的善意。

    阿爾法連招呼金烏道:“咱們還有正事,該走了。”

    金烏將畫卷收起。

    也給瘟神仙君行了一禮,走了。

    出了門,對面殿門正用仙露清掃。

    除祟鈴“叮鈴”“叮鈴”響個不停。

    三人走近,四個道士圍著三人搖了一陣的鈴,迎面灑了不少的仙露。

    仙露沾體不濕,只打晦氣。

    “三位道友里面請,我家師姐交代了,你們若來了要請你們到殿內一敘。”

    阿爾法看了眼金烏。

    知曉因是把瘟神清請走了的緣故。

    這丫頭也算是僥幸和那云霄仙子結了個善緣。

    可謂是一舉兩得,沒準還是多得。

    金烏得意的揚了揚下巴。

    阿爾法突想到金烏曾說過要和云霞仙子結交幫他摸底的話。

    難不成這都是小丫頭算計中的?

    就這炮仗脾氣的笨蛋也能思慮那么多?不像。

    多半是巧合。

    進了殿內,道童帶著三人七拐八拐的來到了偏殿。

    見到了云霞仙子。

    云霞仙子先欠身行禮。

    金烏大刺刺的作揖。

    云霞仙子目光落在金烏的身上,眉目間盡是感激、欣賞,甚至還有崇拜。

    “我聽靜虛說你們來了又走,猜測你們還會再來,如今見了真是可喜。
双色球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