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書堂網 > 都市言情小說 > 盛寵之將門嫡妃 > 092.一百件事,開棺驗尸(二更)

092.一百件事,開棺驗尸(二更)

    葉翎回到西涼城太子府,就聽到一陣悠揚的簫聲。

    南宮珩正在試簫,見葉翎回來,笑容滿面地迎了上來:“小葉子,你看看,如何?”

    南宮珩自己有一支墨竹所制的長簫,此時就放在楚京靖王府無花閣中,這次沒有帶。他給葉翎新做的這支,看起來更纖細靈巧一些。

    “這個,我不會。”葉翎會彈琴,但管樂器,真的不懂。

    南宮珩聽了倒是很開心:“竟然有小葉子不會的?太好了!我教你啊!”

    “改日吧。”葉翎收下那支長簫,但不打算現在就學。

    “對了小葉子,今日在外面,你說有一個關于怎么談戀愛的想法?還說要準備些東西?是什么?”南宮珩很好奇。

    “找文房四寶來,給我磨墨。”葉翎唇角微勾。

    南宮珩點頭:“好咧。”

    片刻之后,葉翎坐在二樓窗邊,面前放著一張很大的宣紙,提筆思索。

    南宮珩一邊磨墨,一邊探頭過來看,一臉興味。

    “磨好了你下去,先不準看。”葉翎說。

    “最后還不是給我看的?”南宮珩表示他迫不及待想看看葉翎到底要玩什么。

    “去不去?”葉翎蹙眉。

    南宮珩弱弱地說:“好好好,墨磨好了,我下去。”轉身的時候嘀咕一句,“小葉子怎么這么兇……”話落就溜了。

    夏末季節,窗外陽光明媚,微風送爽,竹林沙沙響,下方的湖面波光粼粼。

    葉翎閉上眼睛再睜開,落筆寫下了第一行字。

    只見葉翎時而微笑,時而蹙眉,時而思索,時而下筆如神。

    大概兩刻鐘之后,一大張宣紙就被寫滿了。五列十行,寫了五十件事。

    葉翎從頭到尾看了一遍,開口叫南宮珩:“鬼兄,上來。”

    “來了!”南宮珩飛奔上來,葉翎舉起那張紙給他看。

    “看日出,看日落,看星星,爬山,游湖,做飯,洗碗,逛街,逛青樓……”

    南宮珩念著葉翎寫的東西,神色怪怪的,從頭念到尾,最后一件事是“一起穿裙子”?!

    “小葉子,這,這是啥?”南宮珩一臉迷茫。

    “不是說要談戀愛,你不懂,我也不懂,所以我決定,我們各寫出五十件自己認為想要一起做的事情,一共一百件。一件一件做完之后,大概,可能,也許,就可以成親了?你意下如何?”葉翎笑著問。

    南宮珩神色驚奇,拿過那張紙,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小葉子,你怎么想出的這個鬼點子?簡直太有才了!這上面的事情,除了一起穿裙子之外,我都很喜歡!”

    葉翎輕咳了兩聲:“我要聲明,一起穿裙子,是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你就說行不行吧?”

    “先做別的,那個嘛……”南宮珩想了想,這么多事,大好的機會可以跟葉翎在一塊,他有信心,在把這些事情做完之前,就把葉翎娶回去!一起穿裙子什么的?他這樣的身材,關起門來可以不穿衣服,但不能穿裙子!作為一個花瓶,形象很重要!

    “我這個人很公平的,你也有五十件事的權力,現在輪到你寫。”葉翎對南宮珩說。

    看南宮珩開始思考,葉翎下樓去,到廚房看了一眼,也沒什么食材,決定等會兒一起出去吃飯好了。

    南宮珩整整花了一個時辰。

    葉翎都餓了,每次上樓,都見他還在認真思索。

    葉翎覺得應該是她把那些比較容易想到的事情都寫了,南宮珩想再寫出五十件不同的事情,并不容易。

    只是當南宮珩終于叫葉翎上去,說他寫完了的時候,葉翎才發現,南宮珩寫了好幾張,絕對不止五十件,最后又勾勾畫畫的,重新總結了一張。

    第一行第一列,第一件事,倆字,“親嘴”……

    “小葉子,如何?”南宮珩看著葉翎,笑得陽光燦爛。

    “嗯,可以,不過……”葉翎還沒看完,面前突然湊過來一張放大的俊臉。

    南宮珩目光灼灼:“那我們先做第一件事吧!”

    葉翎揚手,把南宮珩拍到一邊兒去:“所有的順序,我來定!你把一起睡覺都寫了,現在睡了,別的都不用做了!”

    “好好好,你來定,全聽你的。”南宮珩就是逗葉翎玩兒的。他知道葉翎不是隨便的姑娘,有些事雖然真的想,不過可以等。

    當某些東西變得具體之后,南宮珩發現從此時此刻開始,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很值得期待,可以預見的快樂,正在朝著他招手。

    而對他來說,只要跟葉翎在一塊,不管做什么,都是開心的。

    “小葉子,你寫的那些,有一些我們已經做過的,我可以劃掉嗎?”南宮珩問葉翎。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談戀愛,你確定不想再做一回?”葉翎對著南宮珩眨眨眼。

    南宮珩抱著那張紙,身體后仰,倒在了床上:“小葉子,你一笑,我就暈了。”剛剛葉翎對他眨眼的時候,感覺心口直發甜,真的要暈……

    “起來,吃飯去!”葉翎看完之后,覺得還不錯。

    南宮珩寫的某些事情她很感興趣,譬如一起去偷他父皇的美酒,一起打一只老虎,一起抓蛇烤來吃……

    “哎!”南宮珩一個鯉魚打挺下床站好,把他和葉翎分別寫的兩張紙小心地疊起來,打算等今日回來后,裁開,做一個小冊子,隨身帶著。

    南宮珩想讓葉翎穿裙子,可惜葉翎這次出門根本就沒帶裙子,最后兩人還是兄弟裝出門去了。

    在酒樓吃飯,南宮珩問起葉翎,明氏跟她說什么了。

    葉翎就把明氏的意思,跟南宮珩講了。

    “寶寶他祖母還可以。”南宮珩點
双色球100期走势图